2.27.2009

下山

原来已经过了三年了。
每次和老朋友聚会,关心的常是:
‘你还在上面啊?还不下来?!’
方向词虽然用得欠妥,但是我明白她们在担心我。

现在真的,我要走了。

这样就要走了。
要离开好不容易才渐渐习惯的生活,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还好就要走了,
要不然,几乎都没有发觉自己逐渐懒惰改变,甘心于‘习惯’。

终于要走了,
虽然这里一直是风雨的避风港,安逸的温床。

我不需要到全世界流浪以后,
才知道家才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不需要相约喝茶唱K不停打电话,
才知道谁才是最爱我的朋友。

无奈,
命运之手总是爱把我推得越来越远……
(虽然老爸老妈说了:远什么?才两座桥。)

作决定不难,
只需要少少的勇气,加一点点的冲动。
对决定负责到底,
才是我在人生中的必修课,就算‘肥佬’也是要不断重考。

有过最痛心的放手,
有过最挣扎的提起,
不管是谁,已经无从评估对错是非。
只希望,一切会更好,你和我。



朋友们,再见了。

2.26.2009

浪费时间的上班贵族

对于公务员懒散缓慢的服务态度,
你可能也是见怪不怪了吧?

其实就算在鼎鼎有名的跨国企业,
依然存在着这一类让人抓狂又拿他没办法的‘上班贵族’。
自小被老爸训话:卡秋万,叹boh甲!(译:手脚慢,找不到吃)
我一直习惯了讲话快,动作快,走路快。
这种吊儿郎当的慢郎中,无可置疑地是我的‘绝对’尅星。

昨天,刚熬完夜班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去询问我的最后值班日。
等了老半天,两个肥胖的女人,只是把眼皮提高一点,望我一下:
‘等一下才来。’反应毫不犹豫,语气毫无商量。
‘我已经下班了!’我无法接受,查一下电脑有那么困难吗?更何况,你看起来明明就很闲啊。
‘我们要吃早餐。’她们根本不买我账,悠闲地打开便当,一人一份。
请问,需要两个人挤一起吃吗?!现在是你们的工作时间不是吗?
没关系,我让你:‘那请你尽快给我电邮。’
这回,她们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今天,打开电邮,
‘足球赛’仍然在进行中:你踢给我,我踢给你……
踢到最后,我还是得回去见那两个胖女人。
这一次,我截铁斩钉地坚持要一个答案。

一大清早就在她们公室等候诸位贵族大驾光临。
看到我,她的第一个反应:‘你等一下。’
什么?又等?????????
她缓缓地放下手中的padini纸袋,
咦,好像歪了,移动一下。
哦,带子向外倾了,又处理一下纸袋的带子。
终于满意了,却又从袋子里取出梳子,
婀娜多姿地走到另一个尽头的全身镜前梳头发,
梳好了,欣赏一下自己,才摇摇摆摆地走回来。

以为她甘愿理睬我了吗?
那你就错了!我也错了!

无视于我,
她把梳子放回袋子后,又取出眼睛盒。
哎呀,这么折腾,纸袋看起来又皱皱的,
来,再弄好一下。唔,好像可以了。
现在要擦一擦眼镜,顺便转头向隔壁的同事讲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
过程中好像有什么很‘有趣’的话题,她的动作又停顿下来。

来来回回,镜片都快爆了吧,她才打开电脑。
‘呃……去年你有三天公假未拿,这个三月还有一天公假,两天休假,扣掉你多拿的一天年假,
那么你就工作到下个月十日吧。’
才不到两分钟就打发我!!!!

很明显的,她在挑战我的耐性,
我忍住不发作,因为我也在测量我的耐性可以去到哪里。
当然,我没有很忙,我已经下班了。
我也没有约,大家赶在太阳没有升高以前就入睡,没什么人有闲情约会。就是没有办法忍受这么浪费的事!
她们不仅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也在浪费我的生命。

可是,能拿她们怎么办呢?
他们服务的是员工,不是顾客。脸色再怎么摆,很多事情还是得求助于他们。加上因为工资较低,公司很难请到人取代,看在难得有人愿意‘屈就’的份上,
就算再多的投诉,他们的饭碗还是托得稳稳当当的。
我的工作能力再好,工资再高,也不如他们这般矜贵。

老爸,谁说慢就‘叹boh甲’?你看,她们还吃得胖胖的……

白玉蜗牛,够矜贵吧!

2.20.2009

古城小事

路过到马六甲转转,去探望新居入伙的伟良和晓欣。
毅然发现古城已有新面貌,连以为已经很熟悉马六甲的海好几次都走错巷子。

改变不见得完全是坏事,
唯希望发展的前提,仍然是保护古迹。


大马之眼在马六甲海岸。

新建的风车。
卷发洋人戴着墨镜,在马六甲河岸阅读。
牵肠挂肚的沙爹celok,终于让我一偿心愿。耶!
引向郑和茶馆的小巷。(晓欣和伟良)
巷子的尽头,别有洞天。室内室外,古色古香,让我们惊艳!
品茶之际,听老板细细道来房子的故事:
原来这座古色古香的茶馆是马六甲三代甲必丹的住所,已有三百年的历史了。
要在房子里头拍照,得经过茶馆老板的同意。
在屋内的青铜巨钟留影。

2.14.2009

eSpring

每人个人都想喝健康的饮水。
卫生干净的同时,还要保存饮水里的矿物质。
这几乎是梦寐以求的。

其实家里一向来都有安装逆渗透滤水机,
几乎每一年我们都得换滤芯和请技术人员检查机器,
而一次几乎都要花掉几百块钱,伤伤伤。
虽然花了很多钱,逆渗透却不是最佳的饮水,
因为过滤后的饮水已经失去很多矿物质,
而且过滤膜长期使用下会淤塞,效能也会跟着下降。

是贵了点,我们买了这架新的滤水机-eSpring。
但是长期使用过后,我们相信这个选择是值得的。
eSpring滤水机让水通过高密度活性碳滤芯,然后曝露在紫外线的照射下,摧毁水中微生物。
相较于使用水压把水推向薄膜的逆渗透水机,节省了很多水和电源。

忍不住要和你分享我觉得它很棒的理由:
1. eSpring外形轻巧讨好,乍看还真有点像wall-E,很high-tech的样子。(也真的是高科技产品。)
2. 安装和换滤芯的工作简易方便,连我这个机器白痴几乎一看就懂!
3. 它比其他的滤水机多了紫外线杀菌,能使超过99.99%的细菌和病毒失去活性。
4. 聪明的它自动会告诉你它需要换滤芯了,大约在使用5000公升后才有换滤芯的需要。
5. 它很环保,只有在你使用的时候,电表才有走动。一年的电费大约只在RM5之间。
6. 因为没有使用水压,所以没有浪费额外的水,连水费也变得较省。
7. 如果机器失灵,有电话筒形状的蓝灯会亮起来,这时候你才打电话求助吧!不再需要技术员时不时要登门造访,检查机器。

很棒吧!


有紫外线杀菌功能的电板。


换滤芯再简单不过:打开,抽出旧滤芯,换上新滤芯,盖好!


很像Wall-E吧!



看看这些实验吧。

2.04.2009

2.03.2009

天公诞小记

天公诞是福建人的大日子,它的重要性更甚于大年初一。
到底为什么会那么被注重呢?

记得小时候听阿公说过天公旦的故事,情节几乎都忘了,
但是故事的最后,阿公说:
如果当时没有天公保佑,我们福建人就没办法得以幸存至今天。
哦,原来那是个感恩的日子。

我刚巧是福建人,所以一直被这样熏陶着。
已故丹斯里林氏(云顶创办人)刚巧也是福建人,所以这个日子在这里一样被注重着。
鞭炮红包少不了,员工吃得和初一一样好。

但难得的是,
平日前呼后拥的高级执行副总裁,高级经理们等等,
今天齐齐挂起西装大衣,卷起衣袖,在饭堂给员工们舀菜肴。
这原来一直都是公司在天公诞的特殊情境,
我相信在其他地方几乎很难看到。

看着平日高高在上的老板们亲切地给大家舀菜,员工们虽然战战兢兢地捧着盘子,却也都忍不住笑开了嘴。
而老板们几乎也忘了平日的严肃,开始嬉闹起来,一勺掏得比一勺大,看得在后边站岗(工作被抢去了,也只能站岗)的厨师们直捏冷汗……

高薪职员们这般模样,我并不觉得滑稽,
相反地,不禁在心里肃然起敬。

这不也是一种感恩的表现吗?
丹斯里虽然离世了,但他的信仰精神仍然被延续。
这个地方,纵然再多是非,
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一间善待员工的公司。

在员工宿舍客厅摆设的‘梅花’,
因为只有过年才看到它,是我们山上的‘梅花’。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