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2010

记四伯

今天是父亲节,堂姐说,她失去了父亲。
而我,也在今天失去了一位亲人。

我说,对不起,我不能够回去。
一个人,在海的另一端,什么都不能做的感觉,
真的很难受。

坚强的她说她不哭,我们都不许哭。
‘这样他才去得安心,没有执著,那么一定可以很快到达净土。’
她的爱,让她坚强。
电话的另一端,却已然咽不成声。

堂姐,我不知道有没有净土。
但因为他相信,他就会找到。

那时候回家,他已经病重在床。
特地把未来侄女婿带来让他看看,马上见他高兴起来。
还能爬起身来一同外出吃饭。

为了给他打气,我还打趣地问他:
四伯,买好喝茶的新衣了吗?

岂知,
一别,成永别。


四伯,对不起,没有办法送您一程。
但是,我会在心里面,为您留着那一杯来不及敬您的茶。

您走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