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2.2010

家在槟城-鬼节篇

每逢农历七月,槟城的天气总是怪怪的,
白天灰蒙蒙,入夜阴森森。

白天灰蒙蒙,是因为天气。
雨将下未下,风忽柔忽劲,凄婉诡异。

入夜阴森森,是因为鬼火。
街头巷尾纷纷烧起冥纸,火光中,默默相对祭亡魂。

相较起槟城人“庆”盂兰的盛况,
吉隆坡显然比较冷淡,而狮城却比较含蓄。

在这里,任你将火大把大把地烧,
酬神戏处处闻,大士爷处处见。
说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其他都市难与之相比。

可惜槟城只能和别人斗火斗庙斗美食,要不然也来个英治旧风光,
却再再地输掉了现实生活的各种条件。

金融风暴过了一段日子,彼岸正在忙着复苏当中,
回头却不见冷淡的槟城市场有怎么样热起来。

难道真的是我对它的期望过高?
还是就因为这样子骄傲的槟城,才是它的吸引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