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2011

不丹行Bhutan-师父篇

写到这一篇有点压力了,因为要谈我们的师父,快慧长老(bhante Javana)。

有些同事对我们为什么会选择去不丹?和什么人去?类似的问题很好奇。
其实,我们是冲着师父去的,要做师父的跟屁虫。呵呵……

出发前一天,师父大病初愈,旅游的这几天都得定时服药。
病痛来袭,长途辗转,师父却丝毫不吭声,耐性可见一般。
只是本来就很沉着的他,那一天,更加静默。

幸好第二天,休息时间较长,师父的精神也回来了。
笑容变多,也比较愿意开口说话。
有一次在车上,在领队冗长地解说莲师的种种神迹以后,
师父突然兴起,结果拿过麦克风就给我们说法起来了……

“眼不乱看,眼就美;耳不乱听,耳就美;鼻不乱嗅,鼻就美;口不乱讲,口就美;心不乱想,心就美;身不乱做,世界就和平。如果能这样做,就够用了!”
他的话,常常都是言浅意骇。听起来这么简单的道理,常常却是我们最容易忽视和最难办到的。




师父在讲他在森林修行遇虎的故事……



什么蛇最毒?不就是“两只脚的蛇”咯!
通常都是导游在讲,团员在听。
可我们“重量级”的团员一开金口,导游和领队都会乖乖听讲。
病痛在身,不在心,无忧于修行者。



又有一次,我们在某一寺庙外等待集合。
突然一只乌鸦飞过,师父兴起,就开始给几个团员讲经典里动物护法的故事。
而乌鸦就曾经保护在修行中的第一代佛……

这时完成参拜的当地人和小喇嘛陆续走出来,看到师父讲法都停下脚步围观。
本来以为他们是对我们感到好奇而已,因为他们不可能听得懂师父的中文吧?
岂知围着师父的人群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最后甚至把我挤了出去!
他们不断对着师父叫‘喇嘛’,都在咧着嘴笑,然后说了一串串我们听不懂的当地话。


把导游叫来后才明白,他们很高兴看到长老,希望得到加持和祝福……

我们不禁纳闷,师父的袈裟和当地的喇嘛们不一样,当地人几乎也没有接触南传僧众,
他们是怎么认知师父是出家人呢?领队说:他们就是知道。
玄了,师父的摄受力果然不简单。
与此同时,我对不丹人敬重僧人的虔诚态度备受感动。




Take 1:Bhante 在和随行的团员讲故事。开始有人止步“围观”……



Take2:听不懂当地人在讲什么,只好把导游叫来翻译。
人群渐多但仍和bhante保持距离……


Take 3:人数不断增加,大家也开始靠近Bhante了。

Take 4:到最后,我几乎都看不到Bhante了……
突然有人建议让Bhante和众喇嘛合照,人群终于散开让位。来照一张大团圆。




师父虽然年届七十,且有些身体不适,

但在我们这些城市人选择骑马代劳爬上Taktshang的时候,师父不二语,提起竹竿就走。

一步一脚印,缓慢但稳健地走了四个小时的山路到达山顶,又走了三个小时下山。
过程中不缓不急,偶尔还会停下脚步给我们这些井底蛙介绍花草名称。

走了近两个小时,刚到休息站,师父仍然神态自若。左右护法一路陪伴。

师父一步步攀爬,徒孙一步步跟随。



我们到达时已经气喘如牛,一些老菩萨也是面色苍白。
面不改色的师父马上都成了我们的偶像。


师父的特写。
他独自走着一条佛陀走过的路,走了大半辈子。

我说:bhante,这里很美,来照一张。
师父只是‘嗯’一声,然后摆了他的招牌pose。

师父说他喜欢不丹,因为这里有很多树,很多山。大自然总是最好的学习对象。

介绍一下护僧团;

Mr Tan,是师父的贴身大护法。

师徒俩,密密斟。

我们的当地导游,Chador,最后也成了师父的大护法。细心程度不遑多讓。

师父的左右护法。

因为有法,有老师,所以这是一个非一般的旅行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