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2010

语言

“隆波,只有几个西方弟子会说泰语,您又不会说他们的语言。请问您是怎么教导他们的呢?”这是七十年代初期开始,当西方弟子急速增加之后,隆波最常面对的问题。他会尝试解释他教导的佛法重点是解脱,不是哲学。直接指出苦的经验,还有它的原因,这比运用语言文字形容来得重要。

偶尔为了澄清这一点,隆波会把热水瓶里的水倒在桌上的杯子里,说:“我们泰国人叫这‘热水’,寮语叫‘南火’,英语叫‘hot water’。这些只是名字。如果你把手指放进去,没有言语可以真正表达你的感受。可是任何国家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感受。”

在另一个场合,有一个访客看到所有这些外国比丘,问隆波他是否会说英语,法语,德语或日语。隆波一一说不。发问者看来感到很困惑--那这些外国比丘怎样学习?隆波以经典的反问方式回答:“居士啊,你家里有养牲畜吗?哦,都有。那么你会说猫话吗?狗话呢?水牛话呢?什么?不会!你怎么和它们沟通呢?”
隆波接着总结:“一点也不难,就像训练水牛一样,如果你不断操控牛索,它们很快就知道怎样做。”

对泰国人而言,水牛是迟钝和愚痴的象征。把人拿来跟水牛项比较是一种侮辱。对于西方知识普遍受到过度崇拜的泰国人来说,隆波把西方人比作水牛很滑稽。西方比丘看起来强壮有权威。西方的技术、物质、专业是那么地受落。而这些西方知识分子却自动地放弃了人们所羡慕的一切,选择到森林里过苦行僧的生活,不能了解当地人的语言,吃粗糙的食物,还有一如泰国比丘几百年来所做的一样,奋力追求平静和智慧。

这多么令人迷惑、兴奋,而且更重要的--鼓舞!许多访客离开巴蓬寺时脑子里想,或许佛教有些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吧。

--《莲花中的珍宝》阿姜查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