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2008

在头上打农药

她留了一头几乎及腰的卷发,女人味十足。
家里小妹老看着她发呆,不时发出叹息:‘姐姐好美。’
然而,在我眼前的她,却犹如陶器娃娃:沉静,脆弱,落寞。

‘走吧,不如修一修头发,咱们换换心情。’
说这句话是很不负责的,天知道,这长发她留了多少年?
而我当时更不知道,原来长发正是为他而留的。

多番迟疑不定后,我们最终还是踏进了理发店。

理发师Alex拨一拨她的长发,建议修掉部分头发。
‘你可以把它剪短的,’她坚决地说,
‘我刚刚失恋,想改头换面,你就随意剪吧,只要把我衬托得美美的。’
她的坦白,让我和Alex都笑了出来。

看着Alex毫不手软地‘手起刀落’剪了一地的发丝,
我不禁在心里头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再坏的事,当你随意地说了出来,它就卸了一分重。

好吧,捨命陪君子,我也剪好了,也要美美的。
Alex沉思了一会,‘唔,不如就挑染头发。’他建议。
吓?!
‘就这褐色和红色,’他似乎打定了主意‘会很好看的。’
吓?!
‘不怕,不会像拉拉妹的,’呜,被看穿心事了,‘略略染而已,放心吧!’
呃……

这时仿佛听到了师父训话的回响:
‘哼,好好的头发,有人却要在上面打农药……’
回过神来,理发师却早已动手了。
算了,死就死吧……

一小时后,当我们同步走出店门的那一刻,不禁相视而大笑。
本来的熟女,剪了一头齐耳的短发,倒像个十八岁小娃。
而一向傻里傻气的我,突然却变得较成熟了。

这大笑一场,让心情确实轻松很多了,
只是,只是,荷包……
呜呜…… >_<

(几米插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