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2009

怀旧篇

今天陪老妈子往老家走一趟。
短短的一段走廊从前住着八户人家,曾经大家来往甚密,孩子们都是彼此的玩伴,玩闹着长大。
离家不过几年光景,眼下这些房子要不空置了,要不已住进陌生人。
回头看看我家的木门也已然脱漆,陈旧的铁门一拉,灰尘应声而落。

打开门,看到熟悉的观音像,只有她老人家十五年来还是一身雪亮。
原来,每逢初一十五,老爸老妈都会回来给观音娘娘上香,顺便打扫一下。
‘去看看有什么你想拿回去的,就收拾一下吧……’
老妈子余音未落,我已经懒懒地趴在我的旧窝(睡了十几年的床铺)发呆了。

要收拾什么了?现在有什么缺的?不就是钱嘛。
唔,想想看从前有没有把私房钱夹在那一本书里头?
抬头望着直达屋顶的书架,乱七八糟的书藏,简直毫无头绪。
随手拈来,一看,竟是我多年前的日记本。

第一面,有我用铅笔写的斜体字(italic),
"A present from a friend Wong Li Nar, at November 1995,K.S.F'
是了,中二那年刚学钢笔,字体虽然歪歪斜斜,好像还是写得挺认真的。
不晓得Li Nar还记得她送我的这份生日礼物吗?

翻开里头,看到以前稚嫩的自己和日记在对话,实在忍骏不住。

17-11-1996那天我写:
‘今天终于作了重大的决定:我选读理科。我知道要我攻读其他的是不可能的了。希望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看在我洗心革面的份上,保佑我……’

20-11-1996那天我写:
‘没两下子竟然把班上的锁匙给弄丢了,真不知如何向淑茹(当年的班长)交待。这一来只好又爬窗口进去开门……最后的最后才发现锁匙一直在书包里……’

17-12-1996那天我写:
‘好久没有写日记了,忘了是懒惰写,还是没东西可写。今天我们陪爸爸看101Dalmation,因为昨天我们看过了,所以每每到紧张剧情,我们就叽叽喳喳地抢着作报告……’

11-05-1997那天我写:
‘忙碌是借口,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多么懒,所以我的日记不能说是日记,不是周记,也不算是‘月记’,只能叫做‘心血来潮记’……’

23-05-1997那天我写:
‘小清递给我BP的参赛表格时,让我忐忑不安。接又不是,不接又不是。有可能做到吗?进入半决赛也好啊。唉,迟些才想吧!伤脑筋!小清也把Loker锁匙交给我了,你说我能吗?我很怕办不来……’

实在不明白,当时的我怎么会笨到问日记意见呢?实在有够三八!-_-

忘了什么时候,就渐渐不再有写日记的习惯了。
好像是中六以后,挫折困难渐多,赤子之心减微,已经没有耐性再仔仔细细地把生活中的大小事情都洋洋洒洒地写上一大篇。
可是现在回头看看我潦草的日记,纵然错字百出,语病频频,仍然教我回味无穷。
当时眼里只有学校和家人的单纯小丫头已经不复在了,虽然她糊涂依然。

想着想着,拥着日记睡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