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2013

第一道龧光

在我哀悼民主死亡的那天早上,老爸拍了拍我肩膀和我说,有本事在国外工作就在那里好好呆着,这里已不宜久留。语气中他也掩不住对国家的失望,可能已近绝望。

其实这黑暗的政治是第一次发生在这片土地上吗?当然不!
既然不,为什么这次大家的反应那么大?
这么大的反应只说明了我们还爱这个国家,希望它越来越好。

这次的大选结果,尽管不从民愿,我倒是希望可以很正面的看待它孕育出来新型的大马选民。

你看!
我们的父辈们已经放下了对马华的感情包袱,走出了513的阴影,跨过了对回教刑事法的恐惧,和年轻的我们一样敢敢求变。那曾经我以为是不可能的事。

你看!
槟城选民在国阵無无所不用其极地砸钱企图收买选票以后,仍然故我。狠狠掴了金钱政治一巴掌同时,保住了气节。 在大是大非面前,选民毅然不吃「贿选」这一套!

你看!
人民一次又一次走上街,用力争取认为对的事,勇敢否决认为错的事。不会再害怕,不会再以为不关我事,不会再坐等其成。

你看!
当纳吉发表了「华人海啸」的言论,拉紧了民族神经的时候,许多巫印同胞纷纷自发性地公开表示异议,或上街举牌声援华族,舒缓了可能引发的种族紧张。

这一切一切证明了马来西亚的政治意识已经日趋成熟,民主看到了希望。

未来我们可能还有很多关卡要过,可能还有烂人出来煽动种族主义,可能贪污腐败的情况一直恶化下去,可能还有很多人继续被传统媒体摆布。不过我相信在最黑的夜来临时,割破黑暗的

第一道龧光一定是最美。

所以我们,一定要挺过去。


发表评论